首页 乐动体育app下载 历史军事 随身带着淘宝去异界

375|不同的参照系

  一秒记住【89小说网 www.txt89.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干旱遍布大地。

  雨灾过去已两月有余, 老天爷仿佛要把错误的雨水连本带利收回,猛烈干旱袭击了整个王国, 在这个本应万物生长的季节, 田野大片袒露着干白的泥土,麦苗被晒成了沙沙作响的干草, 一碾就化为齑粉, 许多小的溪涧已经断流了, 枯黄的植物上积着浮土, 山间满是落叶, 国王的公使沿着大道一路行来, 所见所闻如非人间, 诸城诸地无不赤地绵延, 人丁寥落,以丰饶闻名的布伯河平原呈现出一幅让人哀叹的凋敝景象。

  虽然法师和预言师已经用他们的天赋信誉保证半月之内必有大雨,天空也时而可见重云的暗影, 但它们总是慢来速去, 在人们焦急的渴盼中漏下几滴甘霖,往往连地皮都未沾湿便已蒸腾,唯余凉风吹拂旷野。只有王城附近和一些富有的领地能保有一些水浇地, 境况要好一些, 但过去的那场雨灾不只是耽误了农时,那些被雨水长久浸泡,然后又被烈日炙烤的低洼地里,土壤像发霉一般蒙上了一层白衣, 孱弱的麦苗在遍地野草中挣扎,没有人还能期待它们的收成。

  不断有人死去,诸侯间的矛盾愈发尖锐,人们一边在干旱和饥饿中生死煎熬,一边诅咒在竟然这样的时节提高收税的领主和教会,一边诅咒令领主如此疯狂的外邦人,许多农民弃地出逃,无数家庭在灾难中支离破碎。只有一部分领主在努力控制局面,然而成效甚微;一些领主闭守宫城,对领民不闻不问;而另一些领主甚至主动驱逐那些动摇的农民——为了领地的安稳,也为了得到更多的土地。

  即便在王国大道上,国王公使的队伍也时常能遇到互相扶持的流浪者,他们皮枯骨瘦,衣衫褴褛,只带着很少一点食物或者没有食物,脚底走得开裂,却仍执着地向一个方向前进。

  有一些人会倒在路上,但希望仍不熄灭。在他们燃烧的眼睛中,道路的尽头有一座城市,那里既无干渴,又无饥寒,一切痛苦到了那里都将被救赎,那是一处流着黄金同蜜糖的福地——哪怕它是由一群外邦邪魔建立起来的,他们仍愿为了一时幻梦前赴后继。

  王公送别使者时长叹:“外邦人哪,外邦人!”

  伯爵用尽全力去对付这些入侵者却落得惨败,消息震动王国的同时,利欲熏心的商人又将外邦人对人口的渴求传播四方,更令人难堪又无可奈何的是,即便已经知晓那些异端的邪恶与贪婪,王国仍迟迟不能决定是否展开一场战争。伯爵的出征并没有得到所有人的支持,在此之前,因为雨灾导致的交通不便,贵族们连夜宴都逊色许多,厨子们好像离了外邦人的盐和糖就不会做菜一样,至于其他,一把可开合的雨伞能在王都卖出五十倍以上的高价,却仍供不应求,妇女们的抱怨则更多,最困难的时候,有些稍微穷困一点儿的高贵女性甚至要穿着缝补过的袜子,因为外邦人的廉价长袜完全断货了……就连法师,也是青睐他们那些人造水晶的。

  哪怕是退一千步,人们愿意回到过去朴素的生活中去,在重病的国王被医生用外邦人的药物救回并康复后,那些珍惜自己性命的人也开始掂量失去这个贸易伙伴的代价。

  何况如今正是旱季!遍地焦土中仍有一些领主的庄园在满目枯败中生机勃勃,这不是什么神迹,也不是因为他们豢养的天赋者多么不吝惜法力,不过是这些庄园都有临水之利,然后外邦人的水车便派上了用场。精铁农具低廉的价格也让领主们舍得将之租借给农民,获得一些微薄收益弥补挖掘沟渠的不得已支出,虽然偶尔也会发生农具被偷和农奴潜逃之类的耻事,但迅速建立起来的水网确保了庄院最基本的收获。眼见水车日夜轮转不休,将河水从河道提上田埂注入新开的水渠,汩汩润泽田地,一些比较大的村庄和城镇便渴望起那些能同外邦人交易的商人,尤其是一些在伯爵出征后仍同外邦人勾连,因而获得了某种许可的,他们甚至能代表外邦人允诺水车和农具的赊欠,而代价不过一纸契约。

  此前弗洛奇地区的教会以背教失义的名义将这样的一名商人送上了法庭,然而审判还未开始,暴怒的农民就成群结队冲进城镇,将他从监牢中解救出来。如此大胆的犯上逆乱不仅震惊了整个河谷,教堂也在混乱中受到了一定损失,随后,主教连同修道院院长要求领主禁止领地内所有关于外邦人的贸易,那位孱弱的贵族进退两难,不得不将此事呈到大病初愈的国王面前。

  面对这样一副局面,赎回伯爵的议程终于不能再拖延下去了。

  在伯爵家族苦苦哀求,国王数次大发雷霆后,大臣们终于推举出了一位信仰坚定的持重之辈,出行之前,这位子爵承诺自己决不受异端迷惑,定会完成使命,将伯爵从这帮野蛮人的手中解救出来。国王十分赞赏他的这份决心,为了确保他伯爵的安全,以及其他更多不好宣之于口的目的,与之同行的法师同骑士无一不是负有尊号的有数强者。

  包围在这样一群强有力的同伴当中,虽然个中也有些子爵本人才懂得的难言体会,不过这一路旅途也确实因此十分顺畅,窥伺这支华丽车马的盗匪一旦看清他们的阵容便会知趣避让,只是他们沿路硬的的补给往往很不充足,毕竟此次灾情如此深重,领主们倒是还能维持一些体面,村镇之类就很难拿得出什么像样的招待了,何况还有外邦人在雪上加霜——譬如他们不久前经过的村庄竟已十室五空,连农事官都跑得无影无踪,使得不沾俗务的法师都多有嗟叹。

  他们就这样一路走一路看,伴随着越来越多的流民,他们进入了被外邦人侵占的领地。

  首先看到的,是那个血色的道标。

  比血更炽热的红色旗帜高高立在在荒野中,指引着人朝它汇聚,笔直的旗杆下是木梁支撑起来的简陋草棚,衣衫褴褛的流民像蚂蚁奔向蜜水一般在那些棚子下聚集,越过幢幢的人影,可以看见一些臂膀系着红色布条的人守着不熄灭的锅灶,将木碗盛着的麦粥递给那些疲累不堪,拼着最后一口气来到这里的逃亡者们。使者的队伍看到了草棚背后高高的草料堆,和盖着盖子的水井,他们还看到那些狼吞虎咽的饥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回复生机,仿佛他们喝下的是生命之水——因为那些熬得快化了的粥糊里放满了盐和糖,在这般年月,这便是生命之水。

  而这样的滋养是不需要任何代价的,不论流民还是旅人,只要他们来到这里,甚至不需要言语,在棚下忙碌的红巾人对所有来到这里的人一视同仁,他们将那些脚步蹒跚的人搀到阴凉的草棚下,大碗递到他们手边,不仅满得几乎溢出来,还可以喝完还可以再续,直到他们把空虚的肚腹用水粥填满。当这些受宠若惊的逃亡者心满意足地在长凳上休憩时,一抬头就能看见木架支柱上挂满的草鞋和皮革的水袋。

  无论他们是马上出发还是要休息到第二天早上,他们都能取下这些礼物,穿着新的鞋子,灌满他们的水袋,拿一根柴草堆里抽来的手杖,幸福地开始他们的下一段旅程。因为这样给他们补助的地点不止这一个——在此之后,使者的队伍遇到了第二个,第三个,更多的给养点。

  在荒芜的大地上,这些人造的绿洲指引人们应向何处去。

乐动体育app下载  使者队伍行经第二处给养地时,有勇敢的下级骑士下马品尝了那些食水,经过一夜的验证,这些食物似乎并没有添加什么迷惑心智的药物,至于其中添加的糖盐,其品质纯净一如外邦人一贯对外售卖的。几乎所有人都对外邦人的奢侈感到震惊。尽管在此之外,目之所及,农舍倾颓,农地荒废,甚至比别地看起来更颓落,不过一贯以来,外邦人更专注于经营城市,连招募流民也是以重建玛希之名将他们圈进城中,但眼见他们的势力已经通过这些给养点延伸到如此之远,却又将如此之多的土地弃置,队伍之中便有人忍不住痛骂起他们的贪婪张狂——如此豪富,他们若肯稍稍低头,王国也未必不肯租借他们一个沿岸城市,然而自踏上王国的土地至今,这些入室的窃贼竟从未尝试过去觐见这个国家理所当然的主人,宽厚的王公们只以为是这些异端自觉粗陋,不敢觍颜冒犯,谁料到他们是内藏祸心,以顺服无能的表象掩饰侵略暴行!而眼见外邦人以无耻手段收买人心,附近的领主却不敢对此施以惩戒,连盗匪都不来执行正义——用了这么多的调料和食水,粮食说不定还是从老爷们的地窖里挖出来的呢!

  胆怯、无能!真是世风日下,天道不彰!

  这位贵族义愤填膺得合情合理,但队伍之中的其他人温和地赞同之余,又委婉地截断了接下去的话题。

  侵略是人神共愤、不可容忍的,对国王利益及尊严的极大损害,然而王国此时处于艰难境地,轻言战端十分不智——外邦人实在是挑选了一个恰当的时机发难。

  若说这场旱灾是外邦人带来的也未尝不可,然而煽动困苦的人民主动去驱逐这个“罪魁祸首”的最好时机已经错过了,教会虽然主动承诺会尽最大努力去鼓动人们同异端作战,但这场信仰之战同样需要时间的酝酿,与此同时,若非有强力手段,否则外邦人那些污浊的思想仍会伴随着他们的商品传播四方。倘若当时玛希城的前城主有先见之明,也许能在水灾时有所作为,然而他已经无耻堕落,沦为外邦人的傀儡,在他当初有意无意的纵容下,借助挽救过许多生命的伤寒药物及输送各地的廉价商品,外邦人同那些目光短浅的平民的关系,也许比一般的领主更密切。虽然这一事实十分令人难堪,以至于无人承认,但一路见闻已经证实,外邦人的贸易触须已经在不知不觉间伸入王国的血脉,给虚弱的王国输入毒药一样的给养。

  在展示他们毁灭性的武器之前,外邦人已经用他们的财富侵袭了这个国家。

  这是一群什么样的恶魔啊!

  使者队伍的每一个人都深感责任重大,使命艰巨,面对如此威胁,伯爵本人的命运已然和王国联系在了一起,因而他们决定不再迟疑,在逃荒者令人烦闷的对外邦人的赞颂声中,队伍加快了他们行进的速度。外邦人似乎是对己身武力十分自信,除了那些血旗下的补给点,车队入境以来竟不曾遇见过一道哨卡,一路通行无阻,然后,他们就看到了他们想看到的东西——

  清晨微光中,在起伏的大地背后,在尘霭深处,盘旋着一片比阴云更深的暗影。

  犹如巨兽盘踞河畔,黑色怪物环卫其周,蠕蠕而行。

  玛希城,被外邦人窃取的城市,被外邦人毁灭,又被外邦人重建的城市!

  车队停在山坡上,子爵走下马车,连矜持的法师都搀着弟子的手来到他们身边,众人一同了望彼方,用自己的双眼见证这个怪物。

  耳闻终不及眼见,传闻总是有许多夸大以及扭曲,但今日身处此地,他们才发现真实的景象竟比传闻更惊悚。在远望术的辅助下,没有城墙遮掩,众人一眼便能望见那成群的,即将完成的厚重建筑,视线沿着那些棋盘格一般的宽阔道路延伸,无数相似的坚实骨架林立,行驶路上的车马犹如蝼蚁……这座建设中的城市之宏伟足称震撼人心,尤其这里的所有人知道玛希城才陷落了多久,然而看看这座城市,看看城外那大片的平整土地,同那些纵横交错的沟渠——

  何等令人战栗!

  众人在坡上站立良久,才默默无言地上马登车。

  压抑的车队继续前进,在他们背后,又一批逃荒者爬上了山坡,不须法术,他们一样看到了远方那座模糊的巨大城市,喜悦的欢叫响彻了天空。

  道路的状况渐渐变好了,坐骑的蹄声变得规律,装了弹簧的马车也越来越平稳,但不久之后,这种平稳和规律就被扰乱了,地面传来不自然的震动,迎面而来的风裹挟着硫烟的气味,还有那个声音,那个比野兽咆哮更低沉,还要非理性,就如同来自地底的轰隆震颤——

  使者的车队终于绕过了丘陵,钢铁巨兽迎面而来!

  即便有前探骑士早早报知众人,这一刻仍有许多人叫出了声音,受惊的坐骑扬蹄嘶鸣,队伍的阵型顿时凌乱起来,随行的剑仆一边慌乱地安抚这些并非不曾见过血火的神骏,一边畏缩地用眼角偷瞄前方不远的庞然大物,鞍上的骑士紧紧握着自己的武器,和马车中探出头,露出脸的大人们一同沉默地看着那头怪物——作战所向披靡,翻地力大无穷,日夜不休,喷火吐烟,却在外邦人手中顺服如羊——所有人都被务求验证的东西,如今就在他们前方。

  眺望外邦人的城市时,他们已经通过空中的凸镜见过它们的影像,但这仍不能减少真正直面时的窒息。这具造物并未生着利刺与尖齿,也没有长出可憎的触肢,它的具足是平坦的,行动很缓慢,但依旧令人恐惧,首先是恐惧它的力量——这样一个怪物本身看起来已经极其沉重,但比它更沉重是,是被这怪物厚重的金属臂膀环拥住的巨大轮碾,那有许多规则突起的表面生出了泥水侵蚀的锈迹,当它停留时,就像巨岩生在地上,当这具钢铁怪物平稳地推动这也许只有神话生物才能举起的金属雕塑前进时,连大地都要为之屈服——而这样的造物竟又真真切切是人造的,这才是最大的恐怖。

  哪怕不去追寻这些怪物的力量核心来自何方,不去思索造出这样一个怪物需要何等的神乎其技,仅仅只看组成了它骨骼与血肉的钢铁,王国需要多少座铁矿,多么长的时间来提炼?

  直到路旁走出人来,引导被迫后撤的车队绕过这个路段,使者们才回过神来。这是他们第一次直接同外邦人的人接触,对方自称是筑路人,正在建设一条从城市通往他方的道路,这是一个艰苦而低贱的职业,然而他们又竟敢要求他们拿出证明身份的信物——这些人看起来完全不像什么苦力,苦力是完全不可能穿着皮鞋,更不必说那样质地细腻的织物的,何况他们行止有序,肢体强健,脸色红润,与他们一路见到的愁苦贫民天差地远,当车队辚辚驶过时,他们拄着手中的精铁工具,目光肆无忌惮地打量马上的骑士和垂着幕帘的饰金车马,在他们身后,炼金巨兽隆隆前进。

  这是一个下马威。

  这令人生出一种被低视的恼怒,却又有一种不可言说的心安。他们已经进入外邦人的地盘这般深,这些异端倘若一直毫无反应,那就要人不得不疑心起他们在酝酿什么阴谋来,相较之下,这般低劣手段并不足以动摇公使们的意志。实际上,比起他们的财富及技艺,外邦人在传闻中并未展现出多少智计过人之处,虽然贵族和教士口口声声他们蓄谋已久,步步为营以阴毒手段窃取城市,但他们也说这些异端愚蠢蛮横,自寻死路——在伯爵撞得头破血流之前。

  当你的力量足够强时,进攻未必需要考虑谋略,然而一旦你需要停下来,就如一块安放的石砖,仍然足够坚硬,但水一定能够渗进去……只要你仍然是人。

  哪怕外邦人是异端,他们也还是人。

  公使们悄悄地,自然而然地转变了他们先严斥、而后威吓、最后才提出条件的计划,转而谋划用一些柔和一些的方式去达到他们的目的。虽然公使之间的关系并不太亲密,但面对如此强敌,他们大多已有作出一定牺牲的自觉,哪怕他们即将面对的外邦人首领可能确实是一名异端中的异端、一个遗族,他们也愿意暂时地为了王国与国王而忍耐——

  倘若没有这样高贵的精神,他们这些贵族又何必如此艰难跋涉,来到这样一块险地?

  于是公使的车队稳重地,优雅地在平整坚固的碎石路面缓行,经过荒林,经过被炼金巨兽开拓的原野,经过刀割尺划般规整的大片土地和渠网,来到这座完全崭新的玛希城前,所有因一路奇异见闻而起的情绪掩盖在得体的贵族礼仪之下,递交文书的骑士微抬下巴,等待那应当是城卫头领的接待者的回复时,对方笑了一下。

  “欢迎你们来到玛希城,这是一座非常友好的城市。你们来得刚好……也不太好。”这名有一双粗糙的手的外邦人砰地在文书上盖了一个红章,然后双手将之交还给骑士长,“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日子,在今天,我们要初次地,但是极其正式地审判一些有罪之人。”

  这个布衣的男人看向对面全副武装的骑士,“包括发动了战争,并制造了屠杀的贵族。”

  不定的风吹过街道与工地,吹过浪潮般的人群,将他们的怒吼传递到城市的每一个角落。

  “杀了他!”

  “杀了他!”

  “杀了他!”

  枪声停息,垂下的枪口硝烟散去,黑衣的殓尸人从刑场边缘走到中心,用黑布盖住那些面目全非的头脸,接着开始搬运尸体,就像搬运一些麻袋。尤有余温的血液从裹尸袋中滴出来,在地上留下雨水般的深色印记,地气蒸腾,这些血滴很快便会干涸,而后尘归尘,土归土。

  生命大多殊途同归,无论他们疾病或者健康,丑陋或者美丽,一无所有或者权势煊赫。

  终点是一样的,过程却大有不同。

  范天澜收起手中的纸卷,转头对面色惨白的伯爵说:“我们确实可以给你一些优待。”

  他问:“你想怎么死?”

  当公使们仪态尽失地狂奔来到刑场,意图冲破紧密的人群进入刑场时,几排子弹打在他们面前,几乎与此同时,猛烈的欢呼如火山爆发——

  “他死了!”

  人们大叫,欢笑,他们握着拳,跺着脚,许多人一边笑,一边痛哭出声,他们重复诉说着贵族的罪有应得和对外邦人的感激,几乎无人注意那些突然来到的达官贵人。两名骑士倒在了地上,法师举着法杖的手微微颤抖,在步步围拢而来的外邦人面前,剩余的骑士组成了徒劳的防线,将他们已六神无主的公使围在中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