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ldsports app官方下载地址 幻想言情 帝少的小萌妻

第301章 结局,爱自有心知道

帝少的小萌妻 纳兰锦馨 6024 2019-09-09 10:31

  八九中文网 www.txt89.com ,最快更新帝少的小萌妻最新章节!

   路尘寰也做好消毒进产房陪产,楚笙歌现在什么都顾不上了,唯一的感觉是――疼疼疼。汗水早已湿透了她的头发,原本红润的小脸也渐渐苍白下去。路尘寰的整个心脏纠结到了一起,他的宝贝出了那么多血,而且看起来就是痛得不行,紧紧握着他的手心里全是汗,小手却是越来越凉。

  “宝贝。”路尘寰揉捏着楚笙歌的小手,想要将自己的体温传给她。

  “阿尘……我……好痛……”楚笙歌秀气的眉毛拧在一起,她记得生小哲的时候好像没有这么痛的,她觉得自己的身体似乎被什么撕扯着,真是痛到不行。

  “宝贝乖,我在的。我会一直陪着你的,坚强一点儿好不好?”路尘寰真是心疼得不心,沉声问医生:“到底怎么回事儿?我太太怎么会这么痛?”

  “路太太,胎位有些不正……”助产士给医生擦了下汗:“是难产。”医生其实也很奇怪的,路太太的产检一直是她在做的,前天还做过检查并没有胎位不正的现象:“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忽然就这样了。产检时还好好的,是不是路太太受到了惊吓还是刺激呢?”

  惊吓?刺激?家里的人都慢声细语的,连儿子现在都乖得不行,只有那个该死的姚静柔……路尘寰的眼神似乎是要杀人:“那要怎么办?没办法减轻疼痛吗?”

  “只能尽量调整胎儿的位置,问题应该不是很大,不过路太太辛苦些是肯定的。”医生被路尘寰看得直发毛。

  “尽可能地减少痛苦。”路尘寰看着艰难生产的楚笙歌,她是他呵护在掌心里的宝贝,可是现在他只能看着她被疼痛折磨,却束手无策:“宝贝,乖,你是最坚强的。”路尘寰将额头贴在楚笙歌被汗水浸湿的额头,他的眼睛是被泪水模糊了,两颗灼热的泪珠滚落在楚笙歌微凉的脸颊上。

  楚笙歌扇动了一下****的睫毛――路尘寰是哭了吗?她从没想到骄傲如路尘寰――会流泪:“阿尘……我没有……很疼……”楚笙歌死死地扣着产床,痛倒吸了一口气。

  路尘寰让她的小手扣住自己的大手,真是个傻丫头,都痛成这样了,居然还费心思来安慰他:“我一直都在的,无论如何我都会陪着你,别怕!”

  “啊……啊……”楚笙歌配合医生,医生让她用力她就用力,可是她觉得自己再也没有力气了。

  一声尖亮的婴儿啼哭声覆盖了产房中所有的声音:“生了……是个小公主。”

  医生将婴儿递给助产士,给婴儿做清洗。

  “笙歌……笙歌!”路尘寰看着楚笙歌缓缓合上了眼睛,柔美的脸上一片惨白。路尘寰只觉得心中一阵恐慌,那种像是要被末世的黑暗吞噬掉的恐惧:“宝贝,我们有女儿了,不许睡!我说,不许!”路尘寰只觉得心痛难忍,她不可以离开他,他不许!“笙歌!笙歌!”

  医生看着监护仪上平稳地生命指征说:“路太太没事儿,只是昏厥了。”

  他的宝贝都昏厥了,她居然说没事儿?路尘寰无论如何也淡定不了:“你确定我太太没事儿吗?”

  “路太太失血有些多,输血之后休息一下就会好的。”医生一点儿不敢马虎地做好产后处理,又仔细检查了一遍楚笙歌的心率血压。

  楚笙歌躺在柔软的床铺上,旁边的婴儿床里可爱的小公主睡得正香,肉嘟嘟的小手握成小拳头,放在莹润如雪的小脸儿旁边。自从楚笙歌难产掉了半条命,路尘寰就寸步不离的守在她身边,成了货真价实的男保姆,照顾楚笙歌这种事情,无论是仆人还是月嫂根本插不了手。经过一个月的精心调理,楚笙歌的气色明显好转,脸上终于有了血色。

  “宝贝,我们吃燕窝了,妈弄了一上午。”路尘寰小心翼翼地把楚笙歌扶起来,给她背后靠了一只枕头,然后将盛了血燕的汤匙送到楚笙歌唇边。医生说这个补血很好的,不过他的宝贝一直不喜欢吃。路大少爷亲自服侍,多少得给点儿面子想。楚笙歌乖乖吃了三口,然后摇摇头,表示不要再吃了。“再吃三口,乖。”

  “不要。”楚笙歌坚定地摇摇头。

  “两口。”路尘寰开始讨价还价。

  “一口。”楚笙歌冲路尘寰伸出一根手指。

  “一口,张嘴。”路尘寰盛了满满一汤匙,楚笙歌的小嘴里根本吃不下,汤汁顺着唇角淌下来。

  “唔……”楚笙歌不满地瞪着路尘寰,他干脆用饭勺好了,一勺可以盛一碗。

  路尘寰把碗放到桌子上,揽住楚笙歌的肩,用舌尖清理干净她嘴角的汤汁:“不是喜欢吃甜品吗?这个挺甜的啊……”

  “不喜欢吃血燕。”楚笙歌将小脸埋进路尘寰的胸前:“以后可不可以不吃?”

  “宝贝儿,你得好好补血,要不会贫血的。”路尘寰拍着楚笙歌比从前还要单薄的背:“血燕和猪肝汤至少吃一种,你选吧。”

  “可是……我都不喜欢……”楚笙歌依旧藏在路尘寰的怀里,声音闷闷的。

  路尘寰对她这样粘人撒娇真是喜欢的不得了:“要养好身体,不许任性。”

  睡在婴儿床里的小公主,睁开黑葡萄一样的大眼睛瞅了半天也没有人来跟她玩儿,而且肚子好饿,樱桃小嘴一瘪哇哇哇地哭起来。

  路尘寰把女儿抱起来,轻轻托着她的后颈:“爸爸的小公主怎么?是不是要换尿片?”

  小家伙要来了抱抱,踢腾着小腿,还继续卖力地哭着,表达着不满足――伦家还肚子饿。

  楚笙歌看着路尘寰熟练地给女儿换了尿片,然后放到她怀里:“宝宝可能是饿了。”

  楚笙歌一边给女儿喂着奶,一边抚摸着她粉嫩的小脸蛋儿:“我们素素越来越漂亮了。”

  路尘寰看着女儿从孕育到降生,其中的每一分甘苦他都陪着楚笙歌一起经历。越是这样他就越心疼,路尘寰根本不敢去想楚笙歌生儿子的时候,一个人是怎么熬过来的。路尘寰将甜蜜互动母女俩都圈进怀里,吻了吻楚笙歌的头发:“宝贝,谢谢你。”

  “嗯?”楚笙歌不明所以地看着路尘寰,眨着漂亮的眼睛:“谢我什么?”

  “谢谢你带给我儿子和女儿。”路尘寰轻声说:“也要谢谢你,无论我曾经多糟糕,你都没有放弃我。”

  “傻瓜。”楚笙歌靠在路尘寰温暖的怀抱里,楚笙歌自己都不知道那个时候是怎么撑过来的。或许只要心中有信念,就可以承担起曾经想都不敢想的困难吧。走过崎岖难行的路,度过无数个含着眼泪咬牙挺过的日子。回首从前,楚笙歌都觉得自己很了不起,用童芊芊的话说――想给自己点32个赞。

  两年后。

  除夕是阖家团圆的日子,不过此时最热闹的不是路家祖宅,而是明珠庄园。白玲珑一早就让人将庄园装饰一新,到处张灯结彩的。如果鹰司和彦和姜瑶不回日本,他们每年都会过来守岁。路文和童芊芊,也会过来。外面虽然是严冬,但是明珠庄园巨大的玻璃花房里却是笑闹声不断,几个小家伙都要把房顶掀翻了。

  虽然路尘寰和楚笙歌的女儿路忆萱年纪最大,可是鹰司和彦和姜瑶的一对龙凤胎却最调皮。童芊芊的儿子刚一周岁,只能在柔软的草坪上连滚带爬地追着哥哥姐姐们跑。

  “裴忆馨、裴忆瀚!不许到小池塘里去。”姜瑶急得直跺脚,俩熊孩子居然把小脚丫踩进水里踢腾得正欢:“素素乖,听舅妈的话,不许踩水会着凉的。”

  “嗯嗯,踩水肚子痛,素素不要肚子痛。”路忆萱小盆友穿着粉色的蓬蓬裙,头上的小辫子一翘一翘地还扎着两个可爱绒球,完全是公主范儿。

  “素素真乖。”姜瑶把自己的一对儿女从养睡莲的小池塘里拎出来:“姑姑最喜欢的锦鲤在池塘里呢,你们再闹爸爸生气罚你们站阳台,到时候不许哭。”

  一听到罚站,两个小家伙马上安静下来,你瞅瞅我我瞅瞅你,冲对方做了个鬼脸儿。

  客厅里楚笙歌和童芊芊正在包饺子,作为背影音乐的电视播放着娱乐节目。娱记报着新闻――钢琴王子叶熙携女友出席伯蒂纳颁奖礼,叶熙是首位获得伯蒂纳钢琴大赛金奖的华裔演奏家……

  镜头里的叶熙穿着白色的平口礼服依旧神采飞扬,他身侧的女孩穿着浅蓝色的小礼裙,一头柔顺的长发散在身后,没有任何妆容清清爽爽的。童芊芊愣了一下,这个女孩从侧面看跟楚笙歌有些像。不是说样子,而是气质。楚笙歌也看到了这条报道,嘴角弯起优雅的弧度。叶熙终于找到了想要牵手一生的人,真为他感到高兴呢。

ldsports app官方下载地址  分手以后还能继续做朋友,不是没爱过,就是还爱着。分手之初,楚笙歌以为她和叶熙是‘还爱着’,可是后来她才明白是‘没爱过’。风度翩翩的钢琴王子,符合那个年纪女孩子对爱情的所有幻想,楚笙歌也不例外。直到遇上路尘寰她才明白什么是爱――爱是即使痛彻心扉也不愿放手的执着,是无论有多少困难也想一起坚守的决心,是在绝望的土壤里也能开出希望之花的信仰。

  “妈妈,我回来了。”路尘寰带着小哲回老宅祭祖刚回来,小小少年穿着深色的正装,身体像是在风中拔节的修竹,带着父亲的气势和舅舅的内敛。

  “没有留在爷爷那边吃午餐呀?”往年都是在祖宅吃了午餐再回来的。

  “爷爷跟我们一起回来了。”路禹哲环视四周:“素素呢?爷爷请了摄影师回来,说要照全家福。”

  “跟舅妈在花房里玩儿呢,小哲把弟弟妹妹们都带回来吧。”楚笙歌说道。

  “Yes,Madam!”小哲向花房跑去。

  所有人很快被召集到宽敞的客厅里,正中的两把椅子上坐在路震和白玲珑,他们怀里分别抱着路忆萱和刘宇哲,路尘寰一手搂着楚笙歌腰,一手圈住大儿子的肩站在他们正后方。路尘寰一家的左边是鹰司和彦和姜瑶抱着一双儿女,右边是童芊芊和路文还有他们的儿子路星宇。

  “Smile!”摄影师不停地按下快门:“好,再来一张。”

  每个人脸上都露出了幸福的微笑。

  在遇到爱情之前,大多数人都不相信爱情。只有遇上那个对的人,才会发现纠结和试探都是多余,‘爱’自有心知道。

  后记:本文到此完结,感谢每一位不离不弃坚持看到了这个后记的最亲爱的你们。某锦的新文《剩者为王:娇妻不好惹》预计在2016年1月21号开始连载,为毛是21号?因为我生日呀!新故事的女主是本文中出现过的一个美铝,快来猜猜是谁!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